2019年6月18日 星期二

微信公众号

周汉民:中国不断走向世界舞台中央时,真正的战略驱动在这里

2019年5月22日


    摘要:长三角一体化发展以上海为龙头,但上海不应当自诩为老大;长三角一体化发展核心任务是“两个服务”,服务国家发展战略和长江经济带发展战略;一体化发展的终极目标是高质量发展,没有“最高”,只有“更高”。

WDCM上传图片

  记者:“开放”是长三角的关键词之一,在更高质量一体化发展中,如何看待“开放”?

  周汉民:中国改革开放40余年来,可以形成一条规律、一个经验,那就是完成中国改革开放的空间布局。而完成这一布局,则需要对中国的国际背景和国内发展作综合考虑。长三角高质量一体化发展的提出,最为鲜明的特点就是既有自上而下的要求,又有自下而上的期望,以及世界高度关注的广阔和深邃核心背景。

  去年在首届进博会开幕式上,习总书记正式宣布长三角一体化发展正式上升为国家战略,这是自上而下的要求。对此我有三点体会:第一,长三角一体化发展以上海为龙头,但上海不应当自诩为老大;第二,长三角一体化发展核心任务是“两个服务”,服务国家发展战略和长江经济带发展战略;第三,一体化发展的终极目标是高质量发展,没有“最高”,只有“更高”。

  长三角一体化也是自下而上的期望。长三角地区是中国最为兴旺发达的地区之一,长三角地理位置尤为关键,不仅面向太平洋,也是中国漫长海岸线中的重要区域,长三角地区之间历来关系较为密切、交流广泛、语言相近。大家的目标只有一个,就是建设响当当的世界级城市群,“长三角人”有一个共同的期盼,各地之间应该有着更为广泛的交流与合作。

  长三角一体化发展,国际社会给予高度关注。在百年未有大变局之下,中国要有真正的战略驱动,长三角就是这样一个战略驱动。因此,党中央的英明决断、全体人民的同心协力和国际社会的高度关注,这一国家战略的广泛影响力是在整个国际社会,它的具体落地是在广袤的三省一市,它的影响力由近及远波及长江乃至整个中国。因此,中国改革开放的空间布局已经形成,东部的长三角一体化发展就是其重要的组成部分。

  记者:今年三省一市主要领导座谈会在安徽举办,东道主与上海之间,会有哪些值得期待的“新火花”?

  周汉民:比如说,在科技创新领域。上海正建设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,张江高科技园区是重要载体之一。而安徽的科技重镇在合肥。合肥在科技创新能力方面,今非昔比,去年看到一个排行榜,全球50佳企业排行榜,入围的条件之一便是“颠覆性创新”,并要有着雄心勃勃的商业视野,大中华地区有9家上榜。其中排在中国大陆第一名的,是安徽的科大讯飞。上海与安徽在建设科创中心上的合作要成为重中之重,两地如何在创新引领下,实现制造业和生产性服务业高度融合,这是最迫切的问题。比如说,声控技术是人工智能的重要组成部分,以科大讯飞为代表的安徽企业积淀深厚;而芯片技术和人工智能方面上海实力雄厚,两者可以形成合作。

  一方面,上海与安徽应该政策对等,取长补短,使得“长板”更长。比如,上海建设自贸区的核心是制度创新,安徽如能将上海自贸区开放举措学习复制,就能够做到“不是自贸区的自贸区”。另一方面,长三角交通网络未来发展要达到“同城效应”,人才政策上要有重大突破,对人才“不求所有,但求所用”。民营经济蓬勃发展是长三角一体化未来发展的重要动力,应当进一步激发民营企业的力量。从历史上看,“徽商”从来是勤劳、智慧、有远见的代名词之一。在上海,有很大的徽商团体,安徽一个县的商会团拜会规模超乎想象。从这个角度看,安徽一定要将人才优势发挥出来,真正做到“亲商”,使得在沪徽商愿意回皖投资,反哺家乡。

来源:2019-05-22 上观新闻 孔令君 任俊锰